分区分级精准复工复产

日期:2020年5月9日     来源:浙江新闻     浏览量:975

如何理解未来的基础设施?提出工业4.0概念的德国人在《德国工业战略2030》中,将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视为“改变游戏规则”的颠覆性创新。这些“新型基础设施”,被认为有着重塑所有产业价值链和供应链的力量。

新冠肺炎疫情、中美贸易摩擦、转型升级……重重挑战之下,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成为了应对疫情、经济下行和推动改革创新的有力一招。今年以来,中央密集部署推进“新基建”,提出“加快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

另一方面,也存在这样的声音观点:当前“新基建”拉动经济的能力仍不如“铁公基”,5G、人工智能等领域工业级应用和消费级服务仍然不够丰富……

“新基建”的想象空间究竟有多大?“新基建”只是大城市、大企业的“游戏”吗?拥有阿里巴巴等数字“新基建”巨头的浙江,如何在浩瀚蓝海中分一杯羹?

浙企抢滩“新基建”

“新基建”是一个热词,但绝不是一个新词。

早在2018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便首次提出“加快5G商用步伐,加强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新基建”的提法由此产生。

4月20日,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为“新基建”划定了三大领域:包括5G、工业互联网、人工智能等在内的信息基础设施,包括智能交通基础设施在内的融合基础设施,以及包括重大科技基础设施等在内的创新基础设施。省经信厅云计算与大数据处处长洪杰告诉记者,目前,在全国层面尚未出台有关指导意见,“新基建”有哪些具体的抓手也仍在排摸当中,但这不妨碍浙江在5G基站、大数据中心等概念清晰的“新基建”领域率先发力。

在最近一次浙江省扩大有效投资重大项目的集中开工中,最吸引人关注的便是带有“新基建”标签的大项目:位于杭州余杭区的“阿里巴巴达摩院南湖项目”,总投资约200亿元,将建设阿里巴巴达摩院全球总部基地,致力于大数据计算、AI算法、芯片算力、无人驾驶、量子计算等领域研发攻关;“菜鸟网络总部一期”项目总投资21亿元,建成后将形成年产500万套自动数据处理设备的生产能力,预计年产值11.8亿元……

image.png

富通集团智能车间

当其他投资领域处于整体观望之时,“新基建”麾下项目却势如破竹。“社会发展的核心要素正从无限劳动力向无限算力变迁。”省发展规划研究院专家表示,仅以大数据中心这一新型基础设施为例,过去5年,我国云计算市场规模年复合增长率达到25%,据预测,2025年全球数据量将是目前的10倍。

“疫情期间,正是大数据中心支撑着数亿人的工作、学习、生活。”阿里云相关专家告诉记者,疫情期间,仅“钉钉”就涌入了近2亿人在线办公,1.2亿学生在线上课。面对突如其来的海量需求,阿里启动对外提供服务的河源数据中心,为“钉钉”连续扩容10万台云服务器,抗住了巨大的流量冲击。

投资热,应用热,在各行各业都陷入全球疫情带来的“订单荒”之时,“新基建”相关设备制造火热异常。

“这个类似蛋壳形的充电设备,既能装在墙上,也能装在停车场,还能直接放在车上随时充电。”乐清市八达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滨峰说,这是公司与国内一自主汽车品牌合作的新能源充电设备,目前产能计划排到了今年6月份。有了它,这个春天,“八达光电”厂房里轰鸣的机器作业声不曾间断。

新能源充电桩被列为“新基建”七大领域之一,让在行业内沉淀10年的刘滨峰异常兴奋,如今的“八达光电”在新能源汽车充电设备领域排名前三。“一个史无前例的机会摆在我们面前。”刘滨峰几乎每天都会与当地经信部门沟通最新政策,期望能早日在本地落地相关试点项目。

无独有偶,省内一家跨国汽车零部件厂商告诉记者,旗下充电桩子公司刚与国网宁波供电公司签约,即将在宁波进行小区充电桩站点的合作。

春江水暖鸭先知。“新基建”的春风徐徐吹来,不少和“八达光电”一样身处一线的浙江制造,敏锐地捕捉了发展新机遇,迅速行动起来。

近日,新华三集团以70%份额成功入围中国移动2020至2021年硬件防火墙产品集中采购(新建部分)标包1(高端硬件防火墙),拿下此次中国移动集采项目最大标包。高端防火墙作为5G核心网中的重要组成部分,目前,“新华三”共有数万台各类型号的防火墙设备在中国移动“服役”。

“‘新华三’已经为‘新基建’做了足够的技术储备。”新华三集团负责人介绍,截至今年3月,公司在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创新领域,累计申请专利数10832件。

“浙江在数字新基建领域有着明显的优势。”浙江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马述忠看来,浙江既有主攻大数据、人工智能前沿科技的之江实验室,也有阿里巴巴、蚂蚁金服等枢纽型数字科技企业,还培育出一大批细分行业的数字应用服务企业,呈现良好的发展态势。

在想象空间中谋划未来

这两个月来,洪杰始终在与“新基建”打交道,调研企业,开座谈会,试图摸清“新基建”对于经济的拉动能力到底有多少。

以“新基建”之首的5G网络建设为例,洪杰告诉记者,据行业预测,未来5至6年,中国5G建设过程中宏基站、微基站和基站组件等网络技术和产品的投资额就将是超万亿的大蛋糕。截至去年,浙江共布局了1.5万个5G基站,而今年的目标是5万个。

可如果只把一个个基站视作5G带来的经济效益,显然局限了这一未来风向标的想象空间。一张5G网络,连接了从通信设备厂商、通信运营商、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到各行各业实体的上下游产业链,能支撑起一个庞大的新一代信息产业,还能够渗透到其他各个领域,形成强大的溢出效应和牵引效应。

基础设施的带动效应必然是涉及多领域的、辐射式的。“如果仅看基站建设,浙江远不如拥有华为、中兴通讯两大基站设备供应商的广东。”洪杰说,但从5G生态圈的视角看,浙江不仅在基站相关零部件制造上能分得蛋糕,在光纤光缆、互联网服务等领域也有着巨大空间。

image.png

富通集团光纤产品

在富通集团的富阳基地,一股股用于5G基站建设的光纤光缆徐徐而出,很快,它们将在中国大地上架起一条条5G信息高速公路。

这一切都将给富通集团带来巨大机遇。早在今年1月底,富通集团嘉兴(嘉善)光通信全产业链项目已经投产。富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建沂在项目投产仪式上表示,“光纤通信是数字经济的核心产业,富通集团光通信全产业链工厂的建设,正是适应了时代发展的需求。”

“在我看来,‘新基建’整体可以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物理‘新基建’,一个是数字‘新基建’。”新华三集团负责人说,作为数字化解决方案领导者,“新华三”不仅拥有全方位的数字化基础设施整体能力,参与物理‘新基建’;还能够提供一站式数字化解决方案、端到端的技术服务,为百行百业提供场景化、定制化的数字化转型解决方案,显然,这里的想象空间更为巨大。

马述忠认为,“新基建”与当年金融危机后的“4万亿”传统基础设施拉动相比最大的不同,在于这是我国主动的、着眼于长期发展的战略规划,以期加快形成发展新动能。

“推动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就是要让我们在变革中谋变革,在想象空间中谋划未来。”洪杰告诉记者,在浙江发布的2020充电桩建设新规划中,今年计划投资看似仅2.5亿元,但背后撬动的却是庞大的新能源汽车产业;看似是一个个小小的5G基站,蕴藏的却是改变工业、服务业,甚至人与人之间相处模式的巨大力量。

据了解,当前省经信部门正从“云、网、端”三个层面梳理“新基建”具体抓手:从“云”上的云计算平台、大数据平台、数据中心、超算中心,到“网”上的光纤通讯网、互联网交换中心、互联网根镜像服务器,到“端”上的基础性感知设备、城市智能摄像监控系统……“新基建”究竟还可以有哪些抓手?人工智能作为一项技术,该如何理解为基础设施?还有许多的未知,等待着一场场“头脑风暴”。

用好政府、市场“两只手”

4月20日,阿里云再度加码“新基建”,宣布未来3年再投2000亿元,用于云操作系统、服务器、芯片、网络等重大核心技术研发攻坚和面向未来的数据中心建设。阿里云目前在全球部署了200多个数据中心,为全球200多个国家用户提供云计算、人工智能、智联网等技术服务。

“以前,这些企业都需要自建数据中心。”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说,如今,企业可以直接购买算力资源,无需再购买服务器自建机房,云计算厂商会把需要的算力从数据中心直接输送过来,弹性存储,即取即用。“我们要避免村村点火、户户冒烟,云计算就可以避免重复建设造成的计算资源的浪费。”

张建锋道出了新型基础设施的内涵。基础设施具有公共属性,在传统的“铁公基”领域,投资主体以政府投资为主,然而“新基建”的主体是新信息技术应用和数字经济的产业配套,具有其专业性,且关键在于整个行业生态环境的营造,必须兼具公共属性与市场属性。

image.png

杰克缝纫机生产车间

“浙江是民营经济大省和数字经济大省,要抢占未来发展空间,必须创造条件让更多市场主体更好地参与‘新基建’。”马述忠认为,一方面,应进一步放开市场准入,扩大投资主体,采用股份制、合伙制等多元化投资模式,吸引更多民间资本参与投资和运营。另一方面,通过减负降税、增加补贴、公平共享投资收益等方式充分调动市场主体积极性,吸引企业将技术、经验、资本投入“新基建”项目中。

也有专家建议,在项目操作层面,可借鉴国企与民企混改成功案例中的典型经验,在“新基建”项目操作中,引进混合所有的公司制,责权利明确。在不久前,阿里中标郑州城市大脑项目,最终负责建设运营的,就是阿里巴巴(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与国有独资的郑州大数据发展有限公司共同成立的合资公司。

阿里、腾讯、华为……大企业、大城市往往被视作钦定的主角,其他多元主体应如何寻找存在感?

在台州椒江,记者见到了杰克缝纫机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郭卫星。当前,杰克缝纫机正通过开发物联网缝制设备等方式进行数据采集,实现用户端与厂商的大数据互联,形成涵盖缝制企业生产要素、业务流程的共享云平台。

在郭卫星看来,发展“新基建”是一个“众人拾柴火焰高”的过程。就工业互联网这一新型基础设施领域而言,互联网企业尽管有技术,却无法真正触及行业的痛点,必须由深耕各行业的前沿企业领衔,从而形成跨设备、跨系统、跨厂区、跨地区的互联互通。而行业中的中小企业则可以通过实现应用创新,反向参与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假如我们的平台上未来没有众多服装企业不断沉淀资源,没有行业服务商持续开发应用,便无法真正成长为一个具备基础设施功能的平台。”郭卫星说。

不久前,广州黄浦区已经率先出台了“新基建十条”,抢抓高端项目和人才,聚合多元力量。显然,“新基建”的竞技场已是烽烟四起。有专家建议,当前,浙江要抢占“新基建”机遇,亟需解决顶层设计不足、专业化人才短缺、数据共享有待加强等问题,更应尽早摸清家底,出台相关指导意见和支持政策,以数字经济大省的姿态,在“新基建”这一全新的赛道上跑出加速度。

【记者手记】

新赛道,浙江有优势

image.png

一场突发疫情,让全社会对数字基础设施的强大支撑力,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也因为,以5G网络为重点的“新基建”,正成为各地发力的着力点。

其实,早在2018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中央就明确提出,把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定义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并将基础设施列为2019年重点工作任务之一。2019年因此成为中国5G商用元年。

从世界和国内经济发展经验看,每当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基础设施建设便成为发展经济的重要动力。在数字经济时代之前,基础设施是高铁、高速公路、机场、港口。过去,中国是基础设施超前建设的受益者,当前中国的传统基础设施已经完备。如今数字经济时代,需要的是数字基础设施。

数字科技时代来临,数字技术基础设施是支持数字时代的技术底座。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区块链等数字科技的产业化,势必需要一套与之匹配的基础设施作为强大支撑。有了强大基础支撑,将大大推动新动能的增长和传统产业的数字化转型。这将是未来一段时间中国经济的内生增长逻辑,浙江更是如此。

当然,“新基建”带来新机遇,新机遇面前更要避免一哄而上,要因地制宜,做好顶层设计,尤其是针对数字基建的特点,需要有针对性地进行布局。

在数字基建方面,浙江有自己独特的优势——浙江是同时具备先进的制造业技术和数字技术的区域之一。加上数字基础设施建设快、数字技术创新主体多和数字应用场景丰富,还有喜欢使用数字化应用文化环境的广大老百姓,这都是浙江在这场竞赛中的核心优势。

以数字经济为“一号工程”的浙江,以5G基础设施为核心“新基建”步伐蹄疾步稳。当前,省内核心城市实现5G信号全覆盖,一批5G工厂也在抓紧打造中。在今年的省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到2020年浙江将建成5G基站5万个,实现县城以上全覆盖。

[ 打印 | 关闭 ]